地铁上的硬币

Tags: , , ,     Category: 小众音乐     Date:

地铁上的硬币

今天幸喜若狂的出门办了点小事情。结果,依然是垂头丧气的步入往日回家的旧路线,公交—地铁—地铁—公交。还有三站就到西苑了,正准备往门口去,赫然发现一枚硬币醒目的躺在地上,当时车厢内人已经不多了,硬币前面站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左边站着一个很高的年轻人。我就站在离它几步的位置上。“苍凉,无奈”。这是我的第一感觉。它孤零零的,就在那,没有人关注它。小小的硬币周围,巨大的空间,没有它的同类,也没用其他任何东西。这巨大的空间是相对的,就像当人们只身一人在一个地方,且不谈某些情感较为强烈的情况,若是此时周围没有朋友,也没有认识的,又或如几步距离外零零散散的几个陌生人,无论是沁香的还是浑浊的,这样的空气只有自己一人在呼吸,孤独感便油然而生。这感觉太浓烈,即感染了他人。车厢里,几步的距离,我便有这样的感觉—苍白无力。
  
然后我就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捡起来。捡起来,我把它给谁?小时候还能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现在既不是一分钱,也没有警察叔叔可交,警察局离得远着呢,警察叔叔也不会受理这一元钱,那怎么办,自己收着?周围的肯定都会看着,他们知道这钱一捡肯定是自己收着了,怎么拉得下脸面呢!那就只能不捡了,那就不捡了呗,装作没看到,谁都不知道谁。于是,我立马把视线移开。此时,右边走来一个阿姨准备下车,很明显,她低头看见了硬币,不出乎意料,她只是瞥了一眼,挪到旁边的位置了,最前面的那个男人回头望地上看看了,又面无表情的回过了头。

看来,儿歌已经失去了它潜移默化的作用。如今的我们都想得太复杂,太看重脸面,太在意他人的目光,于是,我们将防护墙一层层加厚,让外人看不到深处的自己,只留些许墙外之人看似光鲜亮丽的外表,其实是刻意而为之的表象。当我们一次又一次放纵虚荣的心理,让它肆意的作祟,那颗淳朴如玉的本真正被步步侵蚀,被污浑渐渐染色。我们将不再放声大笑,也没有了惬意的生活,只有行尸走肉般生活在灰暗的精神世界里,为着利益,看别人脸色,锢自身真意。紧张、压抑、痛苦将不期而至的不断涌来,莫名的起点,和,如黑洞的终点。生活失去了光亮,失去了纯真、热情,失去了平和和希望,还不如做沙滩边的一颗石头,虽不能动,可也有阳光,有海风,有美丽的风景和生活的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