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小鱼的理想

Tags: , , ,     Category: 最好的时光     Date:

假电台

大家好,我是卡尔西法。欢迎收听假电台。开头这首歌是许巍的「小鱼的理想」。我就是喜欢这首歌的名字,就拿来用作这一期节目的主题了。卡尔换了新的麦克风,为了让新麦克能出更好的效果,就又买了独立声卡。感谢工资卡的大出血,成全了我为实现屌丝逆袭的美好愿望的努力,当然了,我就管不着最后到底能不能升级到屌丝2.0版本。面对一堆零散的设备,用郭敬明同学在《夏至未至》里最有画面感的话来说,就是“慌了手脚”,话说在《夏至未至》里,想象一下傅小司陆之昂此等高富帅面对女孩子慌了手脚的样子,是有多小言多小清新呢?笨手笨脚,战战兢兢安装、调试之后,突然就激动了,连牙齿都哆嗦,导致上一期节目里bug不断,这期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想这就是热爱吧,热爱电台,一切的热情都放在了节目里面。这些日子我发现自己好像找到了某一种方向,会自然而然地产生灵感,利用点点滴滴的时间细细地准备文案,然后在安静的夜里,坐在书桌上那盏温暖的台灯下录音、剪辑。我期待着每一期节目带给自己的意外和惊喜,从开始到现在,这一期一期攒下来的节目是我生活里的好天气。因为它们,我的世界空气质量优秀,天空悠远清澈,云朵香甜温柔,鸟儿自由自在,树木枝叶繁茂,花朵笑容灿烂,这是一座声音的桃花源。

(逃跑计划:夜空中最亮的星)

上期节目结尾的时候说这期要讲讲民谣,说说高晓松,聊聊有关青春的日子。有朋友说,之前的节目里我多次用到大乔小乔的音乐,是的啊,我觉得吉他加上干净的声音就足够了。渐渐的,节目里用到的音乐越来越偏向民谣或者轻摇滚,我变得专一又明确了,终于从全面撒网一片平庸的沼泽里爬了出来。在分支众多的音乐里,我是爱着民谣的。我喜欢有质感的歌声,它们真实,温暖,有故事。声音里的情谊胜过所有的技巧。歌词和旋律,以及歌者的声音以及声音里的情感和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身边有人说我,都听些小众的音乐,那些红不起来的歌手和歌声有什么意思呢。我想起卢安克说过的一句话,可以用来回答,卢安克说,现在的中国人活得太着急了。每一个热爱音乐的人都不会把立刻红起来作为第一目标吧,先是在心里装满对音乐的执着并不屈不饶地与音乐之外的一切干扰做抵抗,在这样痛苦的坚持里才会有好的作品。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如果少年Pi的救生船上没有那只孟加拉虎,他也就不会活下来,不会有那样传奇的故事,也不会有那样深刻又含蓄到极致的生命感悟。所以,活着要纯粹,要干净,要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最近我才知道有一支很棒的乐团叫做逃跑计划,现在听到的这首歌曲就是击中我的心的《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里面的歌词也许就是大家眼里红不起来的这些音乐人的纯净而有力量的心声。就像民谣能拯救我的心,我也会在用声音治愈自己、温暖大家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用林丹著名的纹身作为誓言,就是——直到世界尽头。我是许巍歌里唱到的那一条极其平凡的小鱼,却拥有最宽敞的水的世界,我的世界因为透明而简单,但是,也会因为这一份透明而觉得我的世界没有缤纷的色彩,接着就陷入伤春悲秋的自怨自艾中去。为赋新词强说愁啊。这是怎样一种可爱又可笑的倔强,没办法啊,懵懵懂懂之中的感怀,这就是青春啊,用诗歌,浪漫,柔软,明媚,吉他,歌声和微笑编织的一季春天,过去了就永不再来。

(叶蓓:B小调雨后)

我的青春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值得回答得问题呢。我要好好想一想。一直都爱听电台,有时候感觉就像自己变成了盲人,少了一种感官却变得更敏锐,能听到心的声音。念书的时候总爱伴着电台节目写作业,看课本儿,复习,记得我曾听了很久的广播剧,《此间的少年》,作者是江南。故事里,当杨康以一个有点儿酷有点儿痞的风华正茂高富帅形象出现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儿啊,免不了的。果真,金庸老爷子笔下的一对对儿男青年女青年就在汴梁大学开始了和青春有关的日子。高晓松这回在南京的《此间的少年》作品音乐会唤醒了很多很多人藏在心里的关于青春的回忆和梦境。想想,还是在学校里的日子才是最缤纷的,并不是说在校园里就没有丑恶,没有悲伤,只不过是忘不掉那时候的伙伴们,那时候是真的相亲相爱才会相互陪伴着长大,以至于让现在或者在海外继续深造,或者在国内披星戴月辛苦打拼,或者已为人父母,或者仍然为未来迷惘的你我他们无限渴望那时候明媚的日子,像是雨后清爽天空中的彩虹,那样的缤纷,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味道。每当我下班回到家里,开门,开灯,做饭,洗衣服,看书,写文案,录音,我安静地做着这些事情,脸上不会神采飞扬,只有寡淡的安宁。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现在的色彩太灰暗太冷清,如果要用一首歌表达我的心情,那就是这首《B小调雨后》吧。当时一身优雅黑色长裙的叶蓓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心里只有一句感叹,美极了!高晓松对叶蓓说,你从萝莉长成了妇人。听到这一句,现场欢乐地笑开了。人其实很脆弱啊,都抵抗不了“一眨眼”这一个词语的攻击,所以,多少有妖魔鬼怪或者神仙神明的故事里,这些爱上人类的永生者都埋怨人类生命的短暂。《指环王》里美丽的精灵公主艾文为刚铎之王阿拉贡放弃不死之身的美好事件不会在这个时代天天发生的,我们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是在心里保存好希望,继续生活吧。

(筠子:春分)

在这场音乐会里,我第一次知道筠子。这是一位在23岁自杀的民谣歌者,她的声音里有故事,真的是一把好嗓子。我多么希望她依然还活着,不要为生活忧伤,不要为未来迷惘,就这样一直唱啊唱啊,到地老天荒。

(筠子:立秋)

可是,唱着“让我唱,让我忘,让我在白发还没苍苍的时候流浪”的筠子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这样一句歌词其实就是最好的精神向导,生命里的遭遇谁也无法预期,但是面对着扑面而来的生活,我们拥有选择如何继续向前的权利。要是筠子那时候再多一份对生命的留恋就能把这春分 立秋 冬至唱下去了。

(老狼:同桌的你)(叶蓓:纯真年代)

1995年,报上这个年份,有人想起的是陈奕迅的《你的背包》么?其实我是想说老狼的《同桌的你》,1995年劳动节的时候这首歌发行。那会儿,我还没念小学一年级。那时候我还在乡下爷爷家里,一点一点地做腿部复健,再一次学习如何走路,也许后来的朋友们都被我纯良的外表给欺骗了,曾经在乡下和爷爷住的六七年里,在田间地头疯狂奔跑翻滚的我是有不多安分,多调皮,闯祸不断,大伤小伤也阻止不了我的好奇。那个身影永远留在我的心里,那一段时光是我最宝贵的自由和洒脱。今天中午我看了柴静对李安导演的采访。李安一直被认为最擅长讲述社会关系,人与他人的相处,柴静问李安问什么要冒这个险,去拍摄《少年Pi的奇幻漂流》这一个被誉为最难拍成电影的故事。在访谈里李安导演的很多话都值得记下来,对话里传达出来的是对纯真、信仰、梦想、渴望、坚持等等美好品质的肯定和执着。李安说,他对信仰有一种好奇还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想要去受苦受难的感觉,想要找点罪受吧,希望精神能够提升。在大海中,少年派根据从小在动物园长大所积累的经验,开始了驯虎的过程,他甚至通过把玩老虎的粪便来打击老虎的士气,慢慢的,老虎终于明白了在救生艇中,派是老大,而自己是老二。这个少年在很多读者想象中是很勇敢的面目,但李安说,他花了6个月的时间,在印度面试了3000多个少年,他寻找的是一张有点傻里傻气的脸。李安说,事情做成的话,大家觉得你很有先见,很有想象力,做不成的话真的就是傻里傻气,那我们把幻想当真,是有一些天真,有一些单纯,感觉上是傻里傻气的,那你看做电影后来做出来都有一股傻劲,太精明的话可能就没那么有意思了。柴静问,我看到你在选择派这个少年的时候,你说过一个标准,你说我想找一张纯真的脸,为什么是纯真的脸,而不是坚强的或是聪明的?貌似这两个词更能帮人度过难关。李安回答说,所谓的天才不是说能演能逗趣,而是一种他愿意投入在一个,把自己相信一个状况,能够非常专注。电影里李安导演要传达的是一种情怀,他说,我这个人比较多愁善感,所以说我觉得成长本身有痛苦在里面,也就是纯真的丧失,小时候觉得很纯洁,受到保护,像它的家里动物园一样,可是他一出到海上以后不是动物园,是一种野性的东西,是一种抽象的一个世界,在精神上面是抽象的,在物质上面是一种野性的东西。柴静问好像你的大部分电影都在讲纯真的丧失?李安说,纯真不光是丧失,你对纯真的怀念本身是一种情怀,我觉得那种怀念不能够丧失,我觉得纯真在心里面的内心深处,还有你最珍惜的这种友情,跟人的关系,我觉得要保留住,那是种精神状态,那是种赤子之心,我希望不管你生存环境怎么样,那个纯洁的心一定要有一份,我觉得挺宝贵的,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纯真对我来讲很重要,我希望在那个方面我永远不要长大。就像是李安导演说到的这些话语,要保留住纯真,保留住赤子之心。高晓松曾说过,民谣是诗,民谣的歌词要很美很美才行。这些都是对纯真的坚持,我一直记得小时候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向往着一切的刺激、新鲜和疯狂,但在生活里却要遵守着各种准则和要求,像是装在套子里的人。这样的矛盾每个人都有,这种不安、挣扎是很重要的,能激发出很多特别的东西。还是把话题绕回到《同桌的你》吧。我在回忆我小学一年级的同桌。是一姑娘,什么模样不记得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喜欢掐我的胳膊,所以她给我的印象也就是不知缘由的疼痛。她总是在课堂上悄悄地掐我一下,见我受到惊吓,要生气了就冲我笑一笑,说实话,挺诡异的。瞧,我的记忆总是与青青紫紫的伤疤脱不了干系。受过伤才懂得,才会长大吧。当风吹走了写给别人的信,当心爱的姑娘为别人挽起长发穿上嫁衣,当我们自己老得只剩下回忆,就会沉醉在年轻的梦里,眼角有泪滴,想着不曾唱过的歌曲,不曾说出口的话语,然后微笑,再一声叹息。

(朴树:白桦林)

在这个时不时就要刮一阵怀旧风的日子里,我也能常常想起从前才有的电视节目,音乐电视啊,综艺大观啊。我第一回听到朴树的《白桦林》就是在某一期综艺大观上,那会儿朴树头发还是挺长的,高高瘦瘦,安安静静地站在舞台一角,在那忧伤的旋律里唱完一首歌。那会儿范伟也刚刚出来不久,还在综艺大观沿着系列小品,忧郁的朴树在那样欢乐的周五黄金时间段里唱着悲伤的歌曲,有一种数不出来的感觉。生活中,人们可能习惯性地不去思考,不去探究自己的内心,不去为精神世界里的不安和挣扎寻找出口,只是随着大流生活着,挣钱,养家,买车,买房等等。梦想没有照进现实,梦想被现实的柴米油盐和厨房里的油烟给熏黑了脸庞,沙哑了喉咙,已经唱不出嘹亮的歌。所以,听到叶蓓有力地唱着《白衣飘飘的年代》副歌的时候,是有多少人在灯光交错的体育馆里落泪呢?

(叶蓓: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晚老狼压轴出场,唱起了属于他的经典歌曲。看着大屏幕上老狼温柔的表情,听着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的清爽干净的声音,是不是感觉自己又相信爱了呢?有些人,有些事,其实从开始到现在都未曾感觉,这些都很不起眼但真的很珍贵,一定要有这个觉悟好好收藏这一份感情。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开了一个头,关于民谣,关于高晓松,关于青春,我也没有说出什么来,但我会一直牵挂着,一直思考着,坚持着。我的朋友们帮着做了些小采访,说说关于民谣的事儿。一起来听听吧。

(采访)
(筠子:冬至)

冬天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冬至也没几天了,大家记得在冬至那天吃饺子啊~我是卡尔西法,下期再见。

节目:最好的时光Vol.6 小鱼的理想
NJ:卡尔西法
时间:2012/12/08
发行:Jia.FM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