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染,写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

Tags: , , ,     Category: 心情随笔     Date:

2012年的最后一天

各位好,今天是2012年12月31日。这里是音染的心情电台,第一次文字版节目。刚才,我几乎在我所有的聊天群里问了大家同一个问题:2012年的最后一天,你在哪,做什么?有朋友说他在上班,晒着太阳看海洋动物的表演,那就是他工作的地方,真好;有朋友说,他在咖啡馆,吃着意面读书,真好;有的说在学校图书馆复习备考,今天找到了座位,真好;还有的正窝在沙发里,捧着电脑,和三五好友闲聊,真好。

亲爱的假电台的各位朋友,无论今年的最后一天,你在哪,做什么,身边是谁,天气如何,都请告诉自己,生活真好!现在的我在学校的寝室里,敲下这些文字,虽然很冷,但外面阳关灿烂。年末,是总结和展望的时候,所以就想和大家聊聊我与假电台。

假电台,每次我敲击键盘,最先默认的三个字是“家电台”,真温暖。从我刚加入说起,那时它还叫美一随心坊。不知道还有没有老朋友在听我们的节目,还记得片头语嘛:美丽的文字演绎你我悲喜的故事,美丽的故事触及谁人年少的心事。第一期节目,是4月30日录制成功的,叫《睡在爱情里的江南》。现在听来,声音和感觉都那么生涩,节目也是那么的简单,更多的情绪只是通过所选择的文章倾诉。江南,一直是我的一种情结,风情款款的江南,烟雨朦胧的江南,有那么多美丽的传说。第二期节目是《等不了你了,少年》说的是一位大学生追忆高中的心情,那句“很多事很多人你觉得对你很重要,会在你的一生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却总在你的渐行渐远中云淡风轻”现在读来,才是无限感怀。还有第八期《毕业了,我的大学》,那是第一篇自己回听,哭了的文稿,不是自恋自己的声音,只是当时临近毕业季,看到学校里学长学姐拖着行李的样子,回想他们和我说过的那些肺腑之言,一种叫伤感的情绪莫名袭来。第十期的《不懂陈奕迅》,点记率不错,我知道,是因为陈奕迅这三个字,他的《好久不见》、《爱情呼叫转移》、《浮夸》、《k歌之王》等,是朋友聚会的必点曲目。他的很多歌曲,给人的感觉就如胡适先生的那句:我不是她的诗,所以入不了她的梦。之后的一期节目《我想和你说会话》,说的是朱军老师《艺术人生》节目采访嘉宾王志文,问他为什么不结婚的故事。这里有我的爱情观,不狭隘的说,是我的人际交往原则。《他爱了她整整十年》,是孙站长很喜欢的一期节目,因为这是个俗套却刺痛人心的,似曾相识的故事。还记得那一句: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放手给你所有的碧海蓝天。一直觉得,青春的爱恋,五月天唱的最好,率真而疼痛。

随着第21期《可惜,我们是一菲》的推出,我的暑假结束了,美一也改名搬家,成为了现在的假电台。新的片头语是:你说你不要虚情假意,我说要传达至情至性。从《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到首次尝试小广播剧形式的《提拉米苏》到第一次分享听友的来信,再到《李暖的故事》,《拥抱》以及《请给我一杯咖啡》(暂未发布)。每次节目选稿越来越困难,因为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因为我想给大家更好的声音,所以明年,也就是下一期,我们假电台的节目里,希望听到更多来自听友们的文章和故事,来稿请发yr@jia.fm。不知不觉,心情电台,已经33期了,之所以保留这一节目形式,是为了延续美一随心坊、美一心情电台的感觉,是觉得我们需要安静的诉说和倾听。

9月中旬的时候,我策划已久的访谈类旅游节目《真的假的》终于推出了,现在一共9期,西藏、西安、贵州、黄山、河南、扬州、东北本溪、武汉、云南。希望之后的节目,能找到更多有趣的嘉宾,能用声音带大家走遍祖国山河日月。当然,如果你有哪些城市记忆,也可以把文稿或录音发给我,在节目中与大家分享,同样是邮箱yr@jia.fm

转眼,已又要告别2012了,没什么遗憾,只希望未来更好。请相信,我们假电台不论有怎样的困难,都会坚持,因为这份纯粹的喜爱。再见,我的2012 ,再见,我们的2012 。

提前俗俗的祝大家,新年快乐!假电台的各位,我们明年再见了!

音染
2012.12.31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