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望春风

Tags: , , ,     Category: 最好的时光     Date:

望春风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回家的路上,我用手机在点点上发布了一则日志,感谢所有听过我节目的朋友们。末日里没有恐慌,只有感激与幸福的滋味。因为我坚持做着电台,并收获了内心的成长和一票靠谱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就开始反复听陶喆的歌《望春风》,我心里好像要说出一个故事,但我又不知道故事的内容是什么。然后,在陶喆的歌里又能找回一点宁静。所以,我在12年的最后一天承诺,13年的第一期要用陶喆的歌做节目。

很久之前,我曾写过一篇很狗血很小言的爱情故事,最后恶心得撕掉了日记本,扔掉。但我知道写那篇故事的初衷。那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小姑娘的敏感心事,绽放在心里的花朵是被单纯的热爱和向往浇灌着的。故事里已经不再是对某个人的执着,而是对故事里的天真、纯粹和坚持的向往。我不记得自己给故事的女主人公取的名字,但,曾看过故事的一位朋友帮忙回忆,那是一个冷艳的名字和很酷的形象。是啊,那种感觉还在,女主人公在故事里挣扎,她外在的表演和内里的呈现矛盾着。没有人是可以用“外向”和“内向”这样的词语概括的,就像我曾很疯狂地撕掉很认真很虔诚写好的爱情故事。其实,那时的我变得疯狂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还不懂得爱情。虽然现在依然不懂得,但我不会轻易地变得像从前那样疯狂,因为时间让我慢慢安静、耐心和宽容。

二十岁时,夏天的某一个下午,我在黏糊糊的热空气里复习高等数学。那时,收到一条短信,短信里说,我喜欢你。看完短信,收拾好东西,就去参加期末考试。考试过程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后来,差不多一个月后,暑假的一天早晨,那天早晨醒来之后就有些不安,蓬头垢面,不梳不洗,只是在房间的大窗子边上徘徊,把窗帘都揉出了百十来道褶子。我预感到些什么,因为感觉到了莫名的悲伤。然后,收到一条短信,短信里说,我们还是算了吧。看完,我走到厨房里,坐在餐桌旁,看着妈妈忙活儿的身影,默默地,然后就淌眼泪。从我有记忆到现在,只有那一次是很安静很安静地淌眼泪,一点儿也不哽咽。

记得那天哭着的时候我似乎是想起了亦舒笔下的一个叫做丹青的女孩子,她失去爱情之后,也困惑也寂寥,但这种味道不明的情绪很快就过去,因为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丹青的故事我记不清了,但是她的姿态和心情是那个年纪难得的自由和洒脱。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妈妈停止忙活儿,转过身问我,好了吗?我记得妈妈的脸庞很安静很温和,她好像知道一切,所以不追问,只是微微笑着。妈妈看着我的时候已经不再流泪了,泪水早已经被盛夏的温度给蒸腾消失了。我回答妈妈,好了。“好了”这两个字很简单。虽然时间修复记忆中的悲伤的过程很漫长,但我回答了“好了”,那就是开始愈合的标志了。

这是陶喆的《望春风》给我带来的宁静,曾经五味陈杂的故事,现在说起也只是清茶一杯。

写下这篇文案,我有些犹疑,因为心里很羞涩。但是我想从此以后都不再为过往而害羞,不再痛苦,不再恨不能遗忘。因为,我想尊重一切在我生命里的发生,要平等地对待,因为这一切,不管我是否意识到,都构成了我的生命。柴静新书《看见》第三章的故事是《双城的创伤》,看完就流泪了,然后我在QQ群里发了一条我自己的一个小故事:

我的一位女同事因为结婚调到她先生所在的城市,她是我工作以来接触比较多的人,算是朋友。工作一年,哭过一回,某天下班,下大雨,楼里只有我一个 人,事情非常多,压力很大,没人理解,我关门下楼,走着走着就淌眼泪,然后发现这位同事刚好走到大门口,她回头看到我,我就靠着她的肩膀呜呜呜哭出来。这 是我唯一一次不是忍住所有想发泄的东西。所以她走了,好像带走了我的某一个逃生出口。最近我不怎么说话,表情不多,沉默,这里没有人可以诉说,我能感觉出 来谁能成为朋友。长到这么大,对死亡的思考也进入了新的阶段,我爱生命,所以当一位远方朋友问我最近过的如何?我说,挺坚强的。我期望着的是这个世界和世 界上的人们对自己内心的尊重以及对其他生命的尊重。

粗暴地对待内心世界是最大的罪过,柴静说,双城连续服毒事件调查到最后,我们发现,最大的谜,其实是孩子的内心世界。所以,我最大的期望就是这个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人们都能倾听并尊重自己的内心,并敬畏着其他生命的存在。

节目:最好的时光Vol.9 望春风
NJ:卡尔西法
时间:2012/1/13
发行:Jia.FM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