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花开的温柔

Tags: , ,     Category: 最好的时光     Date:

花开的温柔

逛街的时候,照例去了小野布艺和红豆内衣。说来惭愧,因为常年居家,衣橱里最多的居然是睡衣。中学时看杂志上有琼瑶采访录,她说自己每季去买一次洋装,每天早晨十点起床,就算不见客也要收拾整齐,淡妆以待。之后我每每读到“以这样一个破碎的我,怎样拯救一个破碎的你”、“你真是好可恶好可恶”、“你也是,好可恶好可恶”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这是她穿着过膝套装写出来的?不是吧,这分明是睡袍体。不过睡衣俨然是与世隔绝的资深宅女必备,朱天心这样说她姐姐“朱天文过着仙女般的生活,整天穿着睡衣,闭门写字”。

陈丹燕在日记里提到,她每次开始写小说,就好像农民下田春耕,必要换上结实耐磨的工作服。她的是一套运动服——我怎么想也觉得这个形象比较熨帖,写作是一件极其艰苦、孤绝、长线耗损的作业。运动服宽大柔软,不事张扬,既便于前仰后俯,又不分散注意力。工作服也是环境软件,你能想象六朝名士穿西装打领带写那些张狂无忌的风流文章?非得宽衣博袖不可。张爱玲写《对照记》,我仔细地搜寻了遍,没有找到她写作时的照片。彼时她穿什么?宽身旗袍?浴衣?二丫头提醒说:“记得刘若英演的《她从海上来》里面,张爱玲是穿着睡衣写作的,不知这么设定是否有理论依据。”杜拉斯是黑毛衣加坎肩,她独居的城堡很冷,而且她在写小说的过程中非常恍惚于俗事,连镜子都不能专心照。

话说我自己读书时,独爱睡衣,既非凸显曲线的性感小背心,也非肩袖井然的端庄居家服,更不是烘托床技的情趣内衣,就是睡衣。冬天是长袖长裤,加厚衬里款,春夏煦暖,可以每天洗换,多是吊带裙或无袖中裙。小野家独有一种经典款型,接近于护士服,短袖略收身,本是素朴寡淡的式样,但它的布料花色都极小家碧玉,不是满地素馨就是折枝蔷薇。在初秋,枕簟略凉的时候穿了睡觉,真是“凉冷三秋夜,睡美雨声中”。还有一路是素打扮,全是白底加花,像“暖偎春雪”。红豆的粉紫款我也买了一件,刚过膝的,那个棉质真软和,伤心的时候抱着自己,整个人都虚弱得浑然。

平时穿衣的风格都线条简单、样式平实、色彩安雅、花饰全无。以不张扬,可泯然众人,且能最短时间的穿脱为主要的选择理由。但独自在家可不一样了!漫山遍野的小碎花、娇滴滴的软缎蝴蝶结、肆意绵延的花边……连卡通也有一件!长耳兔子的。这在平日,是直接忽略的审美死地。总之在公共视线里,被压抑和自抑的女性意识,统统都连本带息地苏醒了。在冷硬中性的前沿阵地之后,是柔软的腹地,那里,有一朵花开的温柔……

节目:最好的时光Vol.12 花开的温柔
NJ:卡尔西法
时间:2013/8/16
发行:Jia.FM



4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