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电台 × 只愿天下情侣,不再有泪如你

Tags: , , ,     Category: 心情电台     Date:

只愿天下情侣,不再有泪如你

说起林觉民,自然要提《与妻书》。年少时读《与妻书》,常感壮怀激烈,年纪渐长后再读,挂心的却是林觉民的妻子陈意映。人们或许只记得开头那句“意映卿卿如晤”,有谁知道她在林觉民牺牲两年后就抑郁身亡呢?

所以,去寻访林觉民故居,私心里倒多半是因为陈意映。

林觉民故居坐落于福州鼓楼区杨桥路,是一栋传统福州民居,木质大门、石板地,有竹有花木有假山。据说院子原有三进,上世纪八十年代被拆除过半,1992年,新一波旧城改造到来,原计划将这个“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彻底拆除,建高楼大厦,同时在别处建个纪念牌坊权当补偿,好在有识之士为之疾呼,故居方得保全,并辟为纪念馆。馆内有《与妻书》的复刻版,工整小楷,一丝不苟。多年前的那一晚,一个年轻人独坐灯前,在一方手帕上写着遗书,写对爱妻的思念,写对生死的淡然,情至浓时,便“泪珠与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

那些生前身后事,就在这一千多字的《与妻书》中一一呈现。

不过,《与妻书》最让我喜欢的是那些生活点滴,“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那些情致尽在汉语的美当中展现。

18岁那年,林觉民与陈意映成婚。一个月后,他因主张**与父亲吵架,离家出走,后听说父亲挨家旅店找他,于心不忍,便于三天后回家,陈意映在劝他体谅父亲的同时,还说了一句“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

可是,怀胎数月的她,跟不上林觉民赴死的脚步。

在《与妻书》中,林觉民感慨造化弄人,不能与对方相伴到老,负了深情厚爱,“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一对爱侣,终被历史撕裂。他也无悔,要“为天下人谋永福”。

林觉民牺牲一个月后,悲伤欲绝的陈意映早产。不久,**成功,那喜悦是大家的,陈意映却怕是无处悲伤。据说,福建**政府成立时,福州的第一面十八星旗就是她与另两位烈士的夫人一起赶制的,但我相信,与**有关的点滴,于她而言都是残酷的刀。她抑郁而终时,年仅22岁。

记忆中,童安格、李建复和齐豫都曾唱过与林觉民有关的歌。童安格的《诀别》里,有雅致的“灯欲尽,独锁千愁万绪。言难启,诀别吾妻”,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句“只愿天下情侣,不再有泪如你”,李建复的《意映卿卿》里则有一句“今夜我的笔蘸满你的情,然而,我的肩却负担四万万个情”,齐豫的《觉》里,有一句“把缱绻了一时,当做被爱了一世”,不过作为女人,她也质问林觉民,“谁给你选择的权利这样离去”。

他们已唱尽一切。

节目:心情电台Vol.45 只愿天下情侣,不再有泪如你
NJ:音染
时间:2014/9/5
发行:Jia.FM



1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